青岛市第二看守所女警是医生是护工 还懂心理学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6-30 09:16   65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青岛市第二看守所女警是医生是护工 还懂心理学

  清扫看守房间时,曾发现用铝制胶囊皮制成的寸把长刀具;为防止在押人员做傻事,吃完鱼要数清丢没丢尖鱼骨;24小时上班不准带手机,留下失明婆婆和三岁孩子在家相互照顾;在押人员突发阑尾炎 ,她们得跟着去医院挂号、拿药,一周时间都在陪床、喂饭、看押……在三八国际妇女节来临之际,记者来到了即墨普东专门关押女性犯罪嫌疑人的青岛市第二看守所,探访监管女警们的日常工作。

  作为一个每天生活在社会大群体中的人来说,看守所在多数人的脑海中,只在电视电影或书籍中出现过,但对于其中的真实生活,了解的人却少之又少。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“小社会”,里面每天都在发生着哪些故事?3月7日,记者获准采访了专门关押女性犯罪嫌疑人的青岛市第二看守所。1988年,青岛成立女子监管队集中羁押女性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,作为全省唯一的女子看守所,28年来,里面平平安安没有发生一次事故。

  “我们这里的在押人员都是女性,她们中有的涉嫌故意杀人,有的涉嫌抢劫、贩毒、盗窃、贪污等,被警方逮捕以后,在这里等待法院的判决。年龄小的20多岁,大的六七十岁,性格更是千人千面。”第二看守所副所长庄丽洁介绍说,与此相对应的,所有的管教民警同样也都是女性,“这里的工作环境封闭,值班频率高,所以大家也都格外上心,一旦发生丁点的意外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  “我们每个人都分管不同的监室,我分管三个。每天的工作都很单调,但必须时刻保持警惕,因为要看守十多个在押人员,所以在押人员的人身安全就成了重中之重。”王玉芳向记者介绍,每天一上班,她先要跟前面的同事进行交接,了解自己所负责的这三个监室里每个人的表现,然后再到每个监室巡视一遍,看是否有嫌犯情绪或行为不正常。

  正因为如此,庄丽洁说,如今管教民警都成了“心理医生”,每位民警都学了心理学。“有的人可能是刚进来脾气比较暴躁,不服从管理,对其他人有抵触情绪,这就需要我们说话讲究方法。”庄丽洁说,她们需要经常与嫌犯进行交流,一方面解除她们的思想包袱,让她们在这里待着安心,教育她们及早认罪,配合办案机关的工作,另一方面,要从侧面打听同一监室内其他人的情况,“有的人可能比较关心自己的孩子,有的人可能关心自己的老人,针对不同的人,要从不同的角度去切入,对症下药。”

  庄丽洁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,2014年某月,庄丽洁在对其中一名在押人员谈话过程中,发现对方在交谈中吞吞吐吐、犹犹豫豫,欲言又止,凭借着多年的工作经验,她敏锐地意识到,此人可能知道什么事情,或者心里憋着什么事情,如果不及时了解,帮她排解出来,或许就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危险。于是,庄丽洁隔三差五就找她聊聊天,家长里短、天南海北的无所不说,最终打消了对方的顾虑,没想到这名在押人员居然交代检举了他人犯罪的一些线索,通过其交代的线索,民警一举抓获了其他犯罪嫌疑人。

  “在押人员生病,一般的小病就在看守所内让医生治疗;如果是大病,就必须去医院,而陪同去的女管教民警就成了护工,不仅要陪同检查,还要负责挂号、拿药,如果病犯有呕吐、如厕、进食等需求,民警也要上前帮忙。”看守所副所长庄丽洁说,“无论就诊时间有多长,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,民警都必须站着,严防病犯逃跑。”

  “有些在押人员为了骗取取保候审或试图逃跑,可能会诈病。”民警向记者介绍,此前曾发生过在押人员装癫痫病发作的情况,好在民警了解癫痫病发作时的表现,比如人的四肢会僵硬、两手冰凉等,立刻识破了这个骗局。除此之外,看守所里也是个“小社会”,每时每刻也在上演着真实版的“监狱风云”。“在这里工作20多年了,见过的人也多了,各色各样的都有,比如说,我看管的一个在押人员,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到的铝制包装皮,就是小药膏的外皮,然后制作成了寸把长的小刀具,刀尖也磨得很锋利,然后把这把小刀藏在床板的缝隙里,我也是费了好一番功夫,才在清洁房间时发现,有时候你就很难弄明白这些小玩意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,但是她留在身边就多了一分危险。”女警卫清告诉记者。

  还有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,因为食堂有时候的伙食是鱼,但是鱼刺又很锋利,所以为了避免在押人员私自留鱼刺,吃完鱼之后,女警们还不得不逐一检查鱼刺是否完整。

  每周三,看守所都要对每名在押人员进行体表检查,天气好的话还要给在押人员放风,并用紫外线给监室消毒,从而保证在押人员身体健康。如果有在押人员生病了,女管教民警就要当她的护工。

  庄丽洁说起一个典型的故事,去年看守所来了一个69岁高龄的老太太,在例行体检的时候,发现她竟然患有心脏病、高血压、高血脂等多达13种疾病。看到这样的情况,庄丽洁每天安排人员专门照顾其喝水、吃饭、吃药,另外因为年岁已高,这位老太太连起床大小便都十分困难,看守女警特意为其购买尿不湿。用庄丽洁自己的话说,“看守女警跟别的警种不一样,有时候就是当护工,还有一次,一名在押人员得了急性阑尾炎,当时我的一名同事去医院陪床了一个周。虽然是在看守所,但也要保证在押人员健健康康。”庄丽洁说。

  除了对在押人员悉心照顾外,很多时候看守女警们还经常会遇到不配合的情况。2015年,还有一名在押人员拒绝与他人交流并绝食,大小便均在床上进行,每天弄脏衣服被褥。办案单位提审和律师会见时,她也不配合,民警只好背进背出。为了表达心里的不满意,这名在押人员开始只喝水不吃饭,管教民警也没有放弃,不厌其烦地跟她聊天,化解她心中的不满。一开始,这名在押人员并不搭理女警,女警的劝解就像是对着空气说话,得不到任何的回馈。然而正是民警们的悉心照料,不厌其烦地说服教育,终于感化了这名在押人员,她终于睁开眼睛,与管教开始交流,而且自主进食。

  监所管理是一个特殊的警种,监管民警每天同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打交道,每天都在铁窗栅栏里工作,工作同样是重复单调,因为实行轮休,有时一天需要工作24小时,这样一来,难以照顾家庭。女警杜云阁告诉记者,她觉得最对不起老人孩子的一次,就是因为要上班,让失明的婆婆和三岁孩子在家中相互照顾。

  记者了解到,第二看守所位于离城区百里以外的即墨普东,民警每天6点半就得出门赶往集中乘车点乘坐班车,每天乘车往返就得3个钟头。上班后从交接班开始,收押、提讯、管教、巡控、内勤等各岗位民警各就各位,开始一天连轴转的监管工作。由于监管工作的特殊性,包括民警在内的所有人员,进入监区之前不得携带任何通讯工具,因此也就无法与外界联系,这样民警上班期间基本与外界断绝了联系。

  “我老公的工作也不经常回家,在孩子三岁那一年,有一次我要去上班,当时家里就只剩下孩子跟婆婆,婆婆多年前已经失明,所以家中一老一小,我都没有办法照顾到,他们只能在家里相互照顾。”杜云阁说,同样是因为工作的特殊性,孩子稍大一点,有时候管教孩子的时候声音大了点,没想到孩子说“你是不是像审问犯人一样在审问我”,听到这样的话,杜云阁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“孩子上初一的时候,那时候婆婆已经去世了,有一天下着雨,孩子第一次自己在家,当时已经挺懂事了,跟我说,妈妈你去上班吧,我自己一个人哭一会儿就好了,结果那晚电闪雷鸣的,第二天我一开机,看到里面有十几个未接电话,全是孩子打过来的,之后我才知道,因为哭的时间长了,孩子第二天都没法去上学。”文/图 记者 张鹏 通讯员 刘人斐